粉色的游戏 - 粉色的游戏

(一)  
在英格兰南部有一个叫伯恩第斯的沿海小城市,因为靠海的缘故,每年夏天  
这里都会吸引大批的游人来此度假游玩。在阳光明媚的白天里,沙滩上随处可见  
穿着清凉,甚至半裸的金髮美女,这也是吸引观光客的一大主因。到了夜晚,海  
边酒店的PUB里面就坐满了尽情欢乐的人们,拿着啤酒,高谈阔论着,或者有  
意无意地挑逗着养眼的美女,试试自己的运气是否够好,能找到一位愿与自己一  
度春宵的佳人。  
这是海边的一家PUB,格调还不错,不像一般PUB那幺嘈杂喧嚷。在颇  
富异国情调的音乐中,伴随着昏暗的灯光,一切都似乎是很朦胧又很浪漫,好像  
每个人都在尽情享受着这一刻。可是,此时在角落一个靠窗能看到海的位子上,  
却坐着一位眉心深锁的东方女孩。女孩轻轻地摇晃着手中的那杯鸡尾酒,眼睛望  
着海的方向在出神。那双不算太大的眼睛配上长长的睫毛,显得很是深邃迷濛。  
小巧的鼻子和一张樱桃小嘴衬在一张鹅蛋型的小脸上,加上一头染成紫黑色  
的长髮,十足一个清秀可人的东方美女。一件红色丝质的小吊带背心和一条白色  
超短裙,更是突显了她玲珑有緻的身材,让她除了可爱之外又多了几分性感。可  
是这样一位美女,在这样浪漫的氛围里,为什幺要独自一人的喝着闷酒呢?  
「叮噹」挂在PUB门上的铃铛响了起来(英国店舖里的门上都挂有这种类  
似的装饰品,是为了方便能让店员或者侍者知道有客人来了)。跟着推门走进了  
两位年轻男人。他们应该有183公分左右,高一点的看起来比较斯文俊俏,另  
一个长相比较帅气,不过看起来却有点冷酷。两人边走边用中文轻声地交谈着。  
这个城市里有很多的中国人,大部分是学生,在伯恩第斯大学里读书,还有  
一小部分是别的城市过来游玩度假的。不过不知道他们两位是哪种。  
「两杯STELLA,谢谢。」帅气的男人对WAITER说道。跟着两个  
人就在吧台前选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兄弟,最近过得怎样,咱哥们有几个月没见了吧?」帅气的男生笑着向旁  
边的男人问道。  
「还好啦,还不是老样子,作业不喜欢做就拿别人的来参考参考,吃饱了没  
事就寻觅一下何处有寂寞的MM等待我来安慰,日子也算是逍遥快活啦,你呢,  
阿冶,还是整天酷酷的等着女人自动送上门啊?」  
那个叫阿冶的帅气男人笑了笑,说:「子轩,大家兄弟,你就别来开我玩笑  
啦,这次你放假过来我这边,我就好好地带你在这里玩玩,这里别的没有,沙滩  
上养眼的辣妹倒是可以随你挑选哦。嘿嘿!」说完端起台上的啤酒喝了一大口。  
「好像不用等到明天去沙滩,眼前就有了一位美女哦!」那个叫子轩的高个  
男人说道。  
「哦?哪里?」阿冶边说边顺着子轩看着的方向望了过去。  
「靠,我在这里呆了这幺久,能称得上美女的中国女生,还没有我不认识的  
呢,这小MM如果是中国人就肯定不是在这里读书的。否则我一定见过。」阿冶  
一手搭在子轩的肩膀上,一边邪笑着对子轩说:「兄弟,我们好像很久没有一起  
去搭讪过MM了哦。」  
「哦?我们龙大少爷竟然有了想主动搭讪女人的时候啦,真是不容易,做兄  
弟的当然不能不陪你啦,嘿嘿∼∼」  
两个人同时会心地望了一眼。一场猎艳行动好像就要上演了。  
子轩和阿冶从吧台上端起酒,慢慢地向着角落里那个靠着窗边且能看到海的  
位置走去。引起他们兴趣和注意的果然是那位一直眉头深锁的东方女孩。  
「小姐,一个人啊,介意我们坐下来请你喝一杯吗?」子轩温文尔雅的用英  
文向这女孩打着招呼,旁边的阿冶只是对女孩微笑着点了点头,却没开口。  
女孩的思绪好像被子轩的问话拉了回来,抬起头迅速地打量一番眼前的两位  
不速之客,然后向他们微微地点了点头,用中文轻轻地说了一句「随便。」她的  
声音很清脆,让人听起来觉得很舒服。女孩的目光转回到了手中那杯被她摇晃了  
许久的鸡尾酒上,接着仰头一饮而尽。  
她喝酒的同时,阿冶和子轩已经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阿冶难得地开  
口开始用中文向女孩做自我介绍:「我叫龙冶,在伯恩第斯大学读书,主修的是  
金融财政。这位是过来看我的萧子轩,我的好兄弟。原来小姐也是中国人,不知  
道小姐的芳名是……?」阿冶看着眼前漂亮却有点忧郁的女孩,希望能得知她的  
名字。  
「我叫黎诗雪,在曼大读二年级。」女孩手拿着空杯,直视着龙冶答道。  
「果然是人如其名,这幺好听的名字就是应该配这样漂亮的美女。」两个男  
人同时在心里想着。  
「我们刚刚说过了要请小姐喝一杯的,不知道小姐想喝什幺酒呢?」萧子轩  
看着女孩手里的空杯子体贴地问道。  
「哪种酒比较容易让人醉,却又不会很难喝,我就喝哪种好了。」  
「嗯?」两个人好像对这个回答感到有点意外,不过萧子轩还是按着美女的  
意思帮她叫了一杯。  
「试试这杯掺了柠檬水的ARCHARD吧,加了柠檬水喝起来感觉就没那  
幺烈。不过酒精的浓度还在,还是很高,希望能符合小姐说的容易喝醉却又不难  
喝的要求。」萧子轩向这位女孩介绍自己刚叫来的这杯酒。  
「好啊,希望如此。」女孩笑了笑,然后俯身拿起了桌上的这杯酒。  
这时,两个人的四只眼睛同时盯住了女孩的胸前。由于女孩的吊带背心是丝  
质的,所以当身体前倾的时候,女孩双乳之间的那条深沟和三分之一的雪白双乳  
就全都尽收在两个男人的眼底了。女孩好像感受到了他们炽人的目光,拿起酒杯  
时脸上露出疑问的表情向两个男人看了看。  
「嗯,咳!」萧子轩不好意思地乾咳了声以掩饰刚才的失态。心里却在偷偷  
地想:「这幺大的乳房却穿这种小吊带背心,摆明了是要春光外洩,让男人的眼  
睛吃冰激淩嘛。裙子又那幺短,坐在椅子上,好像还不够遮住她的小屁股呢,要  
是再短一点点,估计连她的小内裤都能看到啦。长得这幺正又穿得这幺辣,简直  
就是在勾引男人嘛!」  
「小姐可是有什幺不开心的事?一个这幺漂亮的女孩在这种地方喝醉了酒可  
是很不安全的哦。」龙冶这时问出了两个男人心中共同的疑问。  
女孩此时已经收回了刚才看向他们的目光,浅尝了一口手中的酒接着说道:  
「嗯,确实不难喝,而且还蛮好喝的。」接着抬头向龙冶和萧子轩看了看,说:  
「也没什幺大不了的事,昨天和男朋友分手了而已,心情不怎幺好,不想呆在曼  
城,所以就一个人来这边散散心走一走。」说完又一口喝乾了手中的那杯酒。  
「两位介意再请我喝一杯加了柠檬水的ARCHARD吗?」女孩笑着问对  
面的两个年轻人。  
阿冶见女孩笑了,胆子也大了,就油嘴滑舌地说道:「当然没问题啦,只要  
小姐开心就好,别说是区区一杯酒就是要我整个人为小姐你服务也没问题啊!」  
接着招手叫来了一名WAITER,叫了一楂加柠檬水的ARCHARD,还有  
两个空杯子。  
「这小子不知道犯了什幺邪,第一次见他这幺主动去泡MM,以前女人主动  
送上门,他都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爱理不理的样子呢,怎幺见到了这个小妞就慇勤  
献得这幺起劲啊!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妞也确实是太正了。」萧子轩心里默默地  
想着龙冶的异常举动,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先谢谢二位请的酒水了,不过不知道龙先生叫这幺多是不是想灌醉小女子  
呢?呵呵。」  
「小姐千万别多心,本人只是希望能让小姐你开心而已。还有,如果不介意  
小姐可以叫我阿冶,叫他子轩。」龙冶边说边指了指身边的萧子轩。  
旁边的萧子轩介面道:「是啊,叫我们先生什幺的听起来有点彆扭,大家都  
是年轻人,不要这幺拘束嘛。」  
「好啊,那你们也不要叫我小姐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是做什幺特殊行业  
的呢,嘻嘻,你们就叫我雪儿好啦。」  
三人聊天的同时,WAITER也将酒和两个酒杯送了上来,并给三人都斟  
满了酒。由于这女孩之前就有了喝这酒的杯子,所以龙冶就没再帮她多要一个,  
而他和萧子轩两个之前喝的是啤酒,现在要陪美女喝酒当然要喝同样的酒,所以  
就换了两个杯子,同时叫WAITER把啤酒收了下去。  
「本来我心情还不是很好,不过,既然有两位大帅哥过来陪我说话解闷,又  
请我喝酒,我要是还心情不好就太也不给两位面子了是吧?嘻嘻,大家来乾一杯  
吧。」  
「好!」「干!」龙冶和萧子轩都举起手中的酒杯,三人同时一饮而尽杯中  
酒。  
接着,女孩拿起酒樽给对面的两位和自己倒酒,边倒边说:「两位想不想知  
道我为什幺和我男朋友分手?」  
「我们当然乐意洗耳恭听美女说话啦,只是怕提起以前的事会让雪儿你又伤  
心而已。」龙冶不改油嘴滑舌的腔调,还叫了一声「雪儿」,听起来更多了几分  
暧昧的味道。  
女孩听完他的话只是笑了笑,拿起桌上的酒杯又开始了轻摇慢晃,樱唇一开  
一启说道:「我和我男朋友分手的原因很简单,我觉得他满足不了我的慾望,而  
他觉得被我的外表的清纯给欺骗了,说我骨子里和外表根本是相反的。所以大家  
就分开了。我这次自己过来这边玩,一是想忘记那个讨厌的家伙,一是希望能在  
这充满热情和浪漫的沙滩海边释放自己积压了太久太多的慾望。」  
女孩在平静地说着这些普通人听完会吓个半死的大胆露骨的话时,一直在盯  
着面前的两个人看,想看看他们听完自己这段煽情的话之后会有什幺反应。  
果然,两个男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副见鬼的表情,嘴也变成了O字型。他们  
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刚认识不到十分钟,长得貌似清纯的女孩一张口会说出这些吓  
死人不偿命的话。女孩看着他们两个的糗态,呵呵地笑了起来,这一笑,两位花  
场老手也不得不看得如癡如醉,却突然又自觉失态而尴尬地低下头。  
女孩本来是左腿搭在右膝上的坐姿,此时看见两个男人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  
头,就恶作剧般的笑了笑,接着左腿慢慢地拿下来,右腿再慢慢地抬起放到了左  
膝上。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换腿的动作,但两个男人看得却差点鼻血狂喷,涨得  
满脸通红,同时两个人的手也都慢慢挪到了小腹前的大腿上,只怕被女孩看见他  
们的「高耸处」而让自己更加尴尬。  
原来刚刚女孩那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本已经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又向上移  
了些,让已经是不能被短裙遮住了的,雪白修长的美腿和半个浑圆臀部都暴露了  
出来。  
而且在女孩调换姿势的同时,两个男人清楚地看见,在女孩的超短裙下根本  
是空无一物。「她没穿内裤!」两个男人的大脑同时反应了这个结果。而女孩的  
「慢动作」也让他们清楚地看到了她的神秘地带。女孩那粉嫩的阴唇在随着左右  
大腿上下一摆一动的同时也变得一张一合,直如女孩说话时那樱唇一开一启般,  
看得两个男人血脉贲张,直是要慾火焚身!  
不管怎幺说两个男人也算是花场高手了,平时美女见得也不少,裸体的辣妹  
也不是没看过摸过,可是面前女孩却不用脱一件衣服,不用和他们做任何亲密接  
触,就已经让他们的小弟弟忍不住要跃「裤」而出了!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一个  
女人能带给他们比面前女孩更大的震撼和兴奋。两个人的心里,现在只有一个愿  
望,那就是能立刻干这个外表长得如此清纯,骨子里却又如此淫蕩的女孩!  
女孩好像很满意面前两位男士的反应笑着说:「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放浪,  
很淫蕩?人们都觉得男人好色是天经地义,而女人好色却是淫娃蕩妇不容于天地  
似的,这根本就是不公平。」可能是ARCHARD的酒精开始发挥了作用,女  
孩有点略显激动。  
「雪儿确实不用为自己的慾望感到可耻,这也只是人的一种感觉而已,就像  
开心伤心一样。只是大部分的人敢于表现高兴和悲伤,却很少有人敢于表现自己  
的慾望而已。」萧子轩温柔地对女孩说着。  
「子轩说得很对,雪儿不要听别人乱说,只要按自己喜欢的去做就好了,只  
要不伤害到别人,你情我愿大家都开心就好了,理那些乱七八糟的说法干嘛!」  
龙冶也在旁边安慰着雪儿。  
「嘻嘻,你们真好,不但不会骂我淫蕩,还会安慰我!谢谢你们啦,那我就  
借花献佛,敬你们一杯,为我们都是同道中人而乾杯!」雪儿漂亮的脸蛋上绽放  
着快乐的笑容。  
「为我们都是同道中人乾杯!」龙冶和萧子轩也大声附和着说。  
「你们知道我刚才为什幺不开心吗?」雪儿说完就自问自答地接着道:「我  
并不是因为和我男朋友分手而伤心,而是因为坐在这里竟然都没人来搭讪我,害  
我以为自己一点魅力都没有了呢!」雪儿嘟着小小的红唇,说出了自己的不满。  
表情实是诱人至极。  
「啊?那些鬼佬都是不长眼睛的啊?这幺漂亮的美女坐在这里他们都看不见  
吗?」龙冶夸张地大喊。  
「不是啦,是有几个鬼佬过来搭讪过啦,不过我不喜欢鬼佬,我只喜欢和中  
国人谈清说爱,要做也只是和中国人做而已,嘻嘻!」雪儿调皮地眨了眨眼,看  
着两个人颇为暧昧地笑了。  
天啊!两个男人和他们的小弟弟再次为这种露骨的话和挑逗的表情搞得冲动  
和兴奋不已!  
「那雪儿今晚有没有找到能让你发洩慾望的对象呢?」龙冶趁热打铁问道。  
「有啊,你们两个那幺帅,又那幺会安慰我,我当然选你们啊,嘻嘻,我想  
你们也不会拒绝我的邀请是吧?嘻嘻!」  
「呵呵,当然不会,我们恨不得马上能把你压在身下,好好地欺负你呢!你  
这个小妖精,肯定是天生被派下来勾引男人,摺磨完男人又要用自己来补偿男人  
的,嘿嘿。」萧子轩一脸迫不及待要上雪儿的表情。  
他的一番话引得雪儿咯咯地笑得花枝乱颤,胸前的两座圣女峰也抖个不停,  
让人看得好想用力的抓住再咬上一口。  
「嘻嘻,原来你和人家一样哦,都是表里不一型。看不出你外表这幺斯文,  
人却这幺坏哦,那幺想欺负人家啊,讨厌哦!阿冶可比你乖多了。嘻嘻∼∼」  
「嘿嘿,我是不讨口头上的便宜而已,等下上了床,你就知道我有多乖多疼  
你啦,我的小雪儿!」  
「咯咯咯,呵呵呵∼∼」雪儿听完更是开心地笑着。  
三人就这样聊着喝着,不知不觉,一楂的酒已经被喝完了。雪儿白嫩的脸上  
也现出了红晕,更是显得美艳不可方物。  
「我们美丽的雪儿小姐,喝够了吗?还要不要再叫?还是说喝够了我们这就  
上床休息了?嘿嘿。」萧子轩一脸淫笑望着雪儿那好似能滴出汁一般的红脸蛋,  
恨不能马上就听见她在自己身下呻吟浪叫。  
雪儿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还差不到二十分钟就十一点了,英国规定所有酒馆  
十一点以后都是不準再售酒。所以三个人就算继续留在这也喝不了多长时间了。  
而且ARCHARD的后劲好像很厉害,雪儿已经觉得头有点晕呼呼的,身子也  
好像轻了点。  
「嗯,我们走吧,反正要到十一点了,这里也喝不久,换个地方我们再继续  
啊,还可以边喝边玩游戏,嘻嘻∼∼」  
「当然好啊,那不知雪儿小姐愿不愿意随我们一起打道回府,到寒捨去坐坐  
呢?」萧子轩又恢复了斯文样子,还扮起了酸儒,不过就是说到「坐坐」时却加  
重了些语气,也不知他的意思是说「坐坐」还是「做做」。  
「呵呵,什幺你的寒捨啦,你还不是要寄宿在阿冶那里,他住学校的宿捨,  
我想他房间也不会太大又不很方便,不如你们来我这边吧,我在前面的酒店订了  
房,房间的床可是KINGSIZE哦,包準睡四个我们都没问题,嘻嘻∼」  
雪儿又向他们暧昧地眨了眨眼睛(KINGSIZE,是比双人床还大的  
床,等同于两个单人床合併后的大小)。  
「去你那里当然更好啦,在酒店里,随便我们怎幺玩都没事,嘿嘿!那你想  
玩什幺游戏,你那有什幺玩吗?要不要我带过来?」龙冶问道。  
「好啊,带喝酒时能玩的就好啦,别忘记带酒哦,无酒不欢嘛,嘻嘻。我就  
住在这个PUB对面的那个四星酒店,422号房,直接上来按我房间的门铃就  
OK啦!」  
「没问题,那我就拿副牌过来好了,我家里也没别的什幺可以拿来喝酒时玩  
的了。那我现在就和子轩开车回去拿,你在酒店乖乖等我们回来哦!」龙冶小心  
地叮咛着雪儿,惟恐到口的美食又不见了。  
「好,没问题!」说完,雪儿就掂起脚尖在两人唇上轻轻地送了一人一个香  
吻。  
「拜拜,快点回来哦,别让我等到睡着了。嘻嘻∼∼」说完就跑了出去。  
两个男人无奈地笑了笑,跟着也站了起来,买完单就向PUB外面的停车场  
走去。他们心里实在是觉得又恨又爱。恨的是这小妖精太会摺磨人,看準了他们  
不能在此时此地上了她,就随便地挑起他们的慾火,害得他们快要全身爆血管而  
死。可是两个人却又都爱死了这飞来的艳福和这个又正又辣的小妖精!  
「嘿嘿,等下上了床,一定要让她在我们身下臣服求饶!把刚才受的摺磨和  
忍受的慾火十倍的加还给她好了,嘿嘿。」  
两个男人在这一瞬间似乎又达成了某种共识!
(二)  
「叮咚,叮咚」清脆的门铃声在422房的门外响起。此时,门前正站着两  
位帅气的年轻男人,手里都提着袋东西,帅气的脸上也写出了他们的兴奋和迫不  
及待。  
「来了来了,你们这幺快就回来啦。」一个女孩的声音从正被打开门的房里  
传了出来。女孩把门拉开到只能容一人侧身而过的位置就停下了,把自己的身体  
藏在了门后,只探出个小脑袋向门外看去,然后笑着对门外的两人说:「两位快  
请进吧!」  
「让美女等可是一种罪过啊!我们当然要全速赶回来啊。」门外的两人边笑  
着说边侧身走进房里。  
房间很大,草绿色的地毯上摆着乳白色的衣柜。一张KINGSIZE的  
睡床靠墙居中而放,床对面是一大片落地玻璃窗。窗前的左侧是一组红色的真皮  
沙发,中间围着一个白色的方形小矮桌。右边是一个电视架,上面放着一部25  
寸的电视。旁边是一个小冰箱,冰箱上是放杯子的小木柜。化妆台在床的左侧靠  
墙,从化妆台往床头方向走过去则是一间浴室。  
这时,雪儿已经拉着两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两人也同时把手上的袋子放在  
了面前的小桌上。「这是我们带过来的酒和牌。这些酒足够醉倒我们三个了,嘿  
嘿。」子轩邪笑着向坐在他们对面的雪儿说道。  
由于开门时雪儿的身体是在门后,而两人进来时是向前走,所以就没回头看  
过。跟着进到房里就开始打量房间。直到现在坐下来和雪儿面对面的说话,才有  
机会看到雪儿的全身。  
原来这小妮子回到酒店之后又换了另一套衣服。  
此时的她,上身穿着一件长只到小腹,宽领,短袖,若隐若现的浅紫色薄纱  
衣,里面则隐约能看见同色係的吊带半罩杯式蕾丝内衣,和那条让人头晕目眩的  
乳沟。下身则是一条短到紧贴在大腿根部,后面还有少许臀肉被」挤」出来的超  
低腰白色小热裤。而里面则隐约能看出是一条类似红色的丁子裤。  
这身清凉装扮,让她雪白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肢和修长匀称的美腿都展现  
在了两个男人的面前。  
雪儿听完子轩的话,就起身去柜子那里拿了三个杯子放到这边的桌子上,然  
后抬头向两个男人说:「那我们就开始吧!」  
可是她那身若隐若现的穿着和惹火的身材已经让两个男人快要抓狂。她抬头  
之际才发现两个男人的眼底已经写着深深的慾望,两张俊脸也因体内慾火中烧而  
变红。此时的两人像两头饥饿的野兽一般盯着雪儿全身,喉咙里正发出吞嚥口水  
的」咕哝」声,而瞳孔中也因兴奋而散发出了异样的光芒。  
「我受不了了,雪儿,别再摺磨我了,我现在就要你!」阿冶有点陷入疯狂  
的说道,声音里有着他自己也未察觉的嘶哑。他说完就前倾身体,右手伸向坐在  
对面的雪儿,想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好好的慰藉一番。  
「阿冶,不要啦!先陪人家玩下游戏,培养下感情不好吗?别那幺心急嘛!  
等下人家喝醉了,还不是任由你们两个『处置』嘛!」说完雪儿就媚笑着低下了  
头。  
虽然雪儿说喝醉了才能任由两人「处置」,但三人心里都明白,如果两个人  
要现在用强,雪儿还是得任由两个虽然年轻但却强壮的男人鱼肉。可是两个男人  
自认风流潇洒,只会让女人心甘情愿的献出,又怎会用强!更何况还是对着这个  
花朵般娇艳的女孩。所以龙冶听完她这番话,也只能颓然的又坐回沙发上苦忍。  
「嘻嘻,阿冶果然好乖!」雪儿又俏皮的向龙冶眨眨眼。  
「对着你,谁还能不乖乖的听话啊!」龙冶一脸无奈的的说道。  
「呵呵,好嘛,那我们开始玩游戏吧。」雪儿说道。  
「那你想玩哪一种呢?」子轩问道。虽然是问向雪儿,但他的一双眼睛可是  
一刻也未从雪儿那诱人的身体上移开过。  
「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吧,以前朋友教我玩过,觉得还蛮有意思的!我们就  
拿扑剋牌来比大小,三个人每人抽一张,最小的算输。输家要罚喝两杯,然后选  
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选完再由他左手边的人提出要求,再由输家来回答或做冒  
险事。完成之后就进行下一轮,继续开始比大小然后重複上面的。好吗?」雪儿  
慢慢的说出了游戏规则。  
两人以前也玩过这游戏,输家要是选了真心话,那不管对方提出什幺尴尬的  
问题,他都一定要说真话实话;而要是选了大冒险,就算对方要你全脱光,那也  
不容你退缩,谁让你选了嘛!虽然说不管你说真话还是假话,大家并不一定都能  
知道,但既然是游戏,如果一味做假,那也就不好玩了!所以一般人既然敢玩这  
个游戏,就都不会作弊。  
这个游戏也因其够大胆刺激而颇受留学生所喜爱。所以在英国留学的中国人  
里,经常会见到一群男男女女在宿捨里喝酒玩这个游戏。因为有了酒精的加入,  
大家才能更放得开嘛!  
「你说玩什幺就玩什幺好了,我们一定相陪到底就是了!」两个人都觉得这  
个游戏既能喝酒,又够刺激。就算雪儿不选大冒险,那早晚也会有喝醉的时候,  
如果选了大冒险,那则更是让两个人大佔便宜。所以两人都是立刻就答应了。  
雪儿是坐在两人对面,左手边对着的是龙冶,右手边对着的则是萧子轩。第  
一盘萧子轩抓了张四,是最小的。跟着选了真心话,然后由左手边的雪儿发问。  
「你和多少个女人上过床?」雪儿笑着问道。  
女人果然都是很在意这些的啊,呵呵,两个男人不由在心里觉得好笑。不过  
子轩还是照实回答道:「不是很多,来英国之后才开始有第一次性交。来了一年  
多一点,平均每个月有一两次吧,有时也会重複和同一个女人上几次。不过做鸡  
的我是不上的。」  
「呵呵,答的还真是够详细哦!」雪儿边笑着说边开始洗牌,準备进行下一  
轮。  
接着下来,大家都互有输赢。不过不知道是默契太好还是怎样,大家竟然都  
是只选真心话,估计是都不想做第一个实验品吧,呵呵。  
在回答真心话时,两个人才知道雪儿并不是一个滥交的人。和他上过床的男  
人一共也不超过五个。虽然她慾望很强,让人觉得有点淫蕩,但她所追求的却是  
完美浪漫的性爱。  
她觉得性交是一件神圣的事,所以就算身受着慾火的煎熬,她还是不会去和  
那些只知道脱掉裤子就干的莽汉做爱。她说那是对神圣性爱的一种亵渎。所以除  
了她看上眼,觉得还算懂得浪漫的男人以外,她对其他男人都懒得去看,更不要  
说以身相诱了。  
不过像她这种有着天使脸蛋儿,魔鬼身材,结合了清纯与性感的女孩,就算  
她不去勾引男人,看见她的男人也都会自己粘上来的了。  
不过龙冶虽然知道雪儿选择自己和子轩,算是对他们两人很欣赏和有很高的  
评价,但他还是希望能快点得到雪儿那美丽诱人的胴体,而且是在她自愿的情况  
下。所以他建议道:「大家一直都选真心话,都没什幺好玩的了,不如我们改玩  
只选大冒险好了,这样才够刺激好玩嘛!好不好?」  
萧子轩当然知道自己的兄弟在想什幺,所以当然是同意说好。而雪儿也笑了  
笑说声好,并不在意他们要吃自己的豆腐。「反正上了床,自己的全部就都是他  
们的了,他们想怎样就怎样,又哪用在乎这一点点的热身前戏呢!」雪儿心里默  
默的想着,想到上床,她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小女儿家的娇羞。  
重新定下游戏规则之后,三个人都变得更加兴奋,期待着大冒险的刺激。这  
次第一盘是龙冶输了,而他的左手边是萧子轩,所以大冒险的要求由他提出。他  
这个兄弟倒是很成全他,让他随便脱掉身上一件衣物。  
龙冶邪笑着就把长裤脱掉了。此时,他胯下的「龙根」正「昂首挺立」,直  
有要冲破内裤而出之势。雪儿看到之后,不禁整张俏脸都变红髮烫,连粉颈上都  
遍是红潮。  
在龙冶输了一次,萧子轩输了两次之后,两人一个脱到只剩一条内裤遮丑,  
龙冶则除了内裤之外还剩一件上衣。第四盘,雪儿拿了一张八,虽然不算小,但  
还是没有对面两人的十和K大,所以这盘,雪儿输了。  
「嘿嘿,雪儿,终于到你输了哦。我想闻闻你内衣上的乳香,脱下来给我闻  
闻看吧!」阿冶一脸淫笑的盯着雪儿的胸前。萧子轩也跟着起哄道:「快点脱下  
来给我们闻闻看嘛!雪儿的内衣一定是最香的!」  
两人虽然打得是如意算盘,以为叫雪儿脱掉内衣她就必然会先将外衣脱掉再  
脱内衣,这样一来,雪儿就要半裸了,两个男人也可以一饱眼福。但谁知道,他  
们虽然狡猾,但雪儿比他们更精灵。  
先是把手伸进衣服的后面,把胸衣的挂钩解开,两个少了紧绷束缚的大肉团  
也跟着从胸衣里弹跳而出。跟着雪儿把右手伸进了宽大的领口,把左肩带推向左  
臂,然后右手又伸进左边的短袖里,往下拉那已经被推下来了的肩带,左肩带很  
容易的就翻过了左手掉了下来。  
然后用同样的办法右肩带也拉了下来。这时,雪儿在从纱衣的前面把掉下来  
的胸衣拿出来,递给了龙冶。得意的笑道:「嘻嘻,给你闻个够吧,咯咯∼」  
龙冶他们两个可没想到雪儿会用这招一般女生都会用的懒人除内衣法来摆平  
他的要求,不禁有点哭笑不得。不过当雪儿除下内衣,伸手递给他时,他却发现  
不脱外衣的效果好像更好。  
此时,雪儿丰满的双乳前只隔着一层薄纱,若隐若现的更是诱人。那两颗圣  
女峰上的红樱桃,不知道是因为突然接触到薄纱变得异常敏感,还是受了房间里  
冷空气的影响,竟然慢慢开始变得坚挺。淡紫色的薄纱下也多了两点突起。  
  
两个男人看到这一幕峰迴路转的结果,直是觉得口乾舌噪,两眼发直,呆呆  
的盯着那两粒诱人的小乳头。只想把它们含在嘴里好好的舔吸轻咬发洩一番。  
雪儿看到两个人直盯着自己的胸前,才发现自己已经露点。不禁含羞带怯的  
抬起右手,轻轻的托住了自己的双乳,拇指还不经意的按在了左边的乳头上。然  
后向两人娇嗔道:「怎幺还不洗牌,一直盯着人家瞧什幺嘛!」  
她这一动作与其说是遮掩,不如说是勾引或诱惑则更为贴切。两个肥硕的乳  
房在她的轻托下,乳沟更是深的让两个男人看见就要流鼻血。不过两人也因她的  
话暂时回过了神。  
「她不醉就要一直玩下去,我们两兄弟则因此慾火焚身而死也说不定。所以  
还是快点让她多输几盘,快点醉倒,好让我兄弟消消火才行。」心里想着,龙冶  
的手上在洗牌时也有了些小动作。当然雪儿是没留意到的。  
果然接下来这盘,雪儿又输了。这次龙冶并没有叫她脱掉纱衣,他觉得这样  
若隐若现的比脱光更有感觉。所以这次他叫雪儿站起来背对着他们脱下她的小热  
裤……

(三)  
雪儿把桌上那两杯为她準备的罚酒喝乾之后,娇羞的向两人道:「你们就会  
欺负人家。人家不来啦!」不过嘴上虽说不来了,身体却还是转了过去,背对着  
他们,準备除下她的小热裤。  
「哎,这就是女人心啊,明明喜欢的要命,却偏偏口是心非的说不要,真是  
奇怪啊!」两个男人想归想,可是看到雪儿那娇羞的诱人美态,却又不禁希望她  
多向自己撒撒娇,发发嗔。(呵呵,原来不只女人会口是心非嘛)  
他们叫雪儿转过身去脱,目的就是想看看雪儿脱裤子时弯着腰,挺翘着那对  
连小热裤都包裹不住的肥臀,是一幅让人怎生冲动的画面。而雪儿也果然没让两  
人失望。  
她的两只素手先是移到腰前,轻轻解开前面的扣子,然后慢慢的拉下裤链。  
跟着便上身微弯前倾,美丽的玉臀也跟着上翘,两只纤手又挪到小蛮腰的两侧,  
缓缓的把短裤褪到了脚底。两只雪足前后一抬一迈,短裤就留在了地毯上。  
两个男人的目光,此时完全被那双暴露在外,修长匀称的美腿,和那对只用  
两条红色细带繫住,雪白浑圆的翘臀所吸引住了。  
这条丁字裤可能是布料最「节俭」的一条了!后面只有两条细带,一条缠在  
腰间,另一条从这条的中间处延伸下来,深深的嵌在雪儿那紧密深邃的股沟里。  
浑圆高翘的双臀在这两条玫瑰红色细带的衬托下,显得更是雪白耀眼。  
此时的雪儿只觉得头变得越来越沉,一双媚眼也像快要睁不开似的。知道自  
己已经开始有点醉了,所以脱掉短裤之后便有点轻晃的坐向沙发。也没空去注意  
那燃烧着无尽慾火,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瞧的两双虎目。  
还沉浸在视觉冲击中的两个男人,见到雪儿突然转身坐下,眼中的目标也由  
丰满的臀部转向到了雪儿的私处。  
只见这条丁字裤的前面一小块是呈倒三角形状,两边镶着蕾丝,中间完全透  
明。两人这才看见在雪儿的私处,竟是寸草不生,显得更是雪白嫩滑。看得两个  
男人直想伸手去好好爱抚把玩一番才觉得过瘾。  
「三角形」的顶点处连接的则是那条嵌在两股之间的细带,此带是从雪儿的  
臀部直接穿过私处,到了下面,便紧贴在雪儿的蜜穴上;而前端则陷进那两片粉  
红「花瓣」的包裹中。  
「快点洗牌继续啦,不要这样紧盯着人家那里看嘛∼讨厌啦」雪儿坐回沙发  
之后见两人迟迟未动,才发现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的两个色鬼竟是一直盯着自己的  
私处。这才脸红的喊醒两人,玉手也伸到两腿之间,轻轻遮住这片诱人春色。  
两人眼看春光被遮,只能不捨的抬起头来,鼻息粗重的吸了口气,想平复下  
被慾火煎熬的心情。  
「雪儿,别玩了,你看你都醉了,让哥哥来好好爱你怜你一番岂不更好!」  
萧子轩喘着粗气向雪儿说着自己的慾望。  
「不要嘛,人家还没完全醉啊。说不定下面都是你们两个输呢,那人家不用  
再喝,就更不用醉了嘛,不行不行,接着玩啦,快点嘛。」雪儿不依的说着。  
「嘿嘿,想我们输可不容易哦,我的小雪儿!不出三盘我看你就得脱光光的  
醉倒了啊,呵呵。」龙冶心里想着换牌后两人必定是稳操胜券,而雪儿则很快就  
会输得喝醉。所以就没子轩那幺心急,乐意顺着她的意,好等她心甘情愿的上床  
取悦自己兄弟二人。  
想到等下雪儿那诱人的胴体臣服在自己身下,就不禁得意的拿起牌来洗牌,  
準备进行下一局必胜的游戏。  
「雪儿,要是你这局又输了该怎幺办啊?」子轩在明白了自己兄弟的用意之  
后就没那幺心急了,而且还向雪儿调笑道。  
「才没那幺容易输呢∼哈,我这次拿的是K哦,看你们两个还能不能都大过  
我。」雪儿说完得意的向两个人晃了晃手中的K,然后笑着等两个人亮牌。  
「哎,雪儿,真对不起,我的是A哦,刚好大你一点而已。嘻嘻∼」阿冶坏  
坏的笑道。  
「啊∼怎幺会那幺巧嘛,那子轩呢?你别告诉我你也是张A哦!」雪儿紧张  
的注视着子轩手里的牌,好像深怕他也亮出一张A似的。  
「呵呵,不是A。」子轩别有用心的笑着答道。  
「耶,好棒!我就知道没那幺巧你们都是大我一点嘛。那你的是什幺牌?快  
点亮出来嘛!」听到不是A,雪儿就赶紧催着子轩亮牌。  
「是小王诶,真不好意思啊,雪儿!」子轩得意的笑着把手中的牌举起给雪  
儿看道。  
阿冶也哈哈大笑起来。他还真是有够坏啊,不只换牌,还换成了一副让雪儿  
觉得会赢但还是输的牌。看着雪儿患得患失的可爱的表情,心里更想让她快点躺  
下来了。  
「哇,你们欺负人啊,哪有这幺巧嘛,一定是阿冶你作弊啦!」雪儿失望的  
向两个人做着无力的抗议。  
「雪儿可不能乱说话哦,要愿赌服输啊!不能赖的!」子轩看雪儿要耍赖的  
样子,马上向她做出「警告」。  
「好嘛,输就输嘛,有什幺了不起!那你们这次又想我脱哪件啊,纱衣还是  
底裤啊?」雪儿嘟着小嘴,赌气的向两人问道。  
两个男人对望了一眼,默契良好的两人都从彼此的眼里读到了相同的讯息。  
子轩看了阿冶一眼,就知道这小子心里想得和自己一样。果然接下来便听到阿冶  
说:「雪儿亲妹妹,哥哥哪捨得你把衣服都脱光啊,要是着凉了可怎幺办!」  
「嗯?你们真的不让我再脱了?」雪儿半信半疑的问道。  
两个男人听完「嘿嘿」淫笑了两声,便听子轩说道:「脱是不用了,不过我  
们比较想看看你高潮的样子。嘿嘿。」  
「可是你们答应过人家,在人家没喝醉之前是不会碰人家的啦,怎幺现在又  
说话不算数嘛!」雪儿有点生气的说道。  
「我们可没说话不算数哦。我们只说要看你高潮的样子,可并没说我们会碰  
你啊!」阿冶争辩道。  
「那人家一个人……一个人……怎幺到……到……高潮嘛!啊!难道你们是  
想让人家……」雪儿脸红的想起了那唯一的一种方式。  
「嘻嘻,雪儿这幺聪明,当然会猜到啦!没错,我们就是想看你自慰!」子  
轩邪笑着向雪儿说道。  
「你们……你们坏死啦!就会想出这些怪东西来欺负人家!」雪儿娇羞的脸  
蛋上已经透出了红晕。一双媚眼露出又兴奋又不安的异样光芒。  
「游戏可是你自己选的哦,之前我们说不玩,你又不答应,现在输了就不想  
玩可不行哦,不能赖皮!不然我和阿冶可就……嘻嘻∼」子轩半威胁半强迫的向  
雪儿说着。  
「好嘛,好嘛,自……自慰就……自慰嘛。」说完便脸红的曲起一双美腿,  
慢慢的向两旁张开到最大程度。  
只见雪儿的双脚正好顶在沙发的两侧扶手处,底下那诱人的私处也刚好完全  
展露在两人面前。  
两个男人看着面前那乍洩的春光,刚刚平复下来的慾火不禁又燃烧了起来。  
再看雪儿,两只玉手已经一上一下的握住了紧贴在蜜穴上的那条细带,跟着双手  
轻轻拿着带子的两端,贴着小穴,慢慢的上下律动起来。  
这条让男人艳羡的细带就这样,一边享受着蜜穴上的温暖滋润,一边在两片  
「粉唇」中穿梭不停。  
「啊∼嗯……」不知是细带碰到了雪儿敏感的阴蒂,还是手拿带子不停律动  
而引起了麻痒的感觉,总之是一声销魂的呻吟从雪儿的樱唇里发出。  
这声诱惑的吟哦声,使得两个男人变得更加亢奋,呼吸不稳,手也不由自主  
的向内裤中伸去。  
此时的雪儿,已经是满脸潮红,媚眼如丝,左手放开了细带的尾端,转而向  
胸前的双峰抓去。修长的五指不停的在双乳上抓揉着,虽然那只玉手连丰满乳  
房的一半都抓不住。  
只剩一只手拿着的细带,此时已被雪儿的小手指挑起固定。而大拇指就在那  
突起的阴蒂上慢压轻揉的打着圈;中指则在粉唇和蜜穴上来回滑动,製造爱汁。  
可能是隔着衣服刺激不够的缘故,雪儿的左手已经由抓揉改而变成两指轻撚  
着那早已变硬的可爱乳头了。  
「嗯……啊,啊……子轩……阿冶,人家……人家好痒哦。」受到上下双重  
刺激的雪儿,媚眼微合,樱唇轻启,一声声销魂噬骨的叫声便传了出来。  
两个男人听到雪儿的轻呼声,真想就这样把雪儿压在身下,可是两人又不愿  
意就这样放弃难得一见的美女自慰。看着雪儿那又麻痒又舒服的自慰表情,竟让  
两个人觉得比自己干还要兴奋。深到内裤中的大手也握住了自己的肉棒,开始上  
下套弄着。  
子轩一边让手不停的套弄,一边对雪儿说道:「亲亲雪儿,光是看着你自己  
弄,我就兴奋的不得了!哦,快点,再大点力度,让我看着你高潮。」  
也不知道雪儿有没有听见子轩说的话。可撚捏乳头的左手却停了下来,跟着  
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居然放进了檀香小口之中,雪儿闭着眼睛象吸食果洞般用力的  
吸吮着两根秀指。  
而下麵右手的中指也由在穴外滑动而变成了轻插小穴。上面的大拇指此时也  
加大了力度,用力的揉着按着。雪儿的呼吸也跟着变得粗重起来,娇喘连连。  
嘴中的两根秀指突然又被轻吐了出来,雪儿半睁着媚眼,朝手里不停套弄的  
两人望了一样,便伸出一小截香舌,边用媚眼深情的望着两人,边在两根秀指上  
轻舔了起来。  
手上不停的两人看了这一幕,感觉直如雪儿那香舌舔的是自己的肉棒一般,  
让两人兴奋得浑身一颤。而龙冶却是马上从桌上的纸巾盒中抽出几张纸巾,而右  
手则是更加快速的套弄着。  
「啊,哦∼」龙冶一声低呼,左手的纸巾已经盖在了从内裤中「探头而出」  
的龟头上。  
「啊,雪儿好厉害,还没看你高潮,我就先射了,呵呵。」说完将手里那沾  
满浓精的纸巾丢进了桌旁的小垃圾桶。  
原来龙冶平时很少去主动搭讪女人,就算送上门的也是十个里有八个是被他  
随便打发走的。所以他和萧子轩不一样,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碰过女人了。本  
来就慾火高涨的他,再一看见雪儿这煽情又引人遐想的动作,马上就洩了。而萧  
子轩则还能暂时未丢。  
这边的雪儿看到龙冶射精,好像也变得更加兴奋。右手轻插小穴的中指慢慢  
的从蜜穴中拿出,上面沾满了半透明的爱液。跟着便把左手那两根被她香舌舔得  
全湿的秀指,同时用力的插进那充满爱液的肉洞,接着便快速的抽插起来。同时  
右手的手掌也整个按在阴户上,用力的揉撮着,以製造更多的快感。  
「啊……啊……嗯,不……不行了,人……人家……要丢啦。」雪儿一边娇  
喘的说着,一边更快速的运动双手。  
「雪儿,啊!我也快不行了,受不了了,你这小妖精真是够厉害。」子轩说  
着也向桌上的纸巾伸出手去。  
此时,雪儿「啊∼……」的一声娇吟,只见她曲起的双腿开始打颤,脸上秀  
眉轻皱,一副又似快乐又似痛苦的表情。接着揉撮阴户的右手停了下来,慢慢的  
移到胸前,轻轻的揉着弹性十足的双乳。而快速抽插的左手也渐渐停了下来。跟  
着便轻轻的从那惹人爱怜的蜜穴中抽出。  
只见一股爱液缓缓的从小蜜穴中流出,还沾湿了一块雪儿臀下坐的沙发。雪  
儿的双腿也跟着无力的垂了下来,轻搭在沙发的边缘。  
「你真是个能摺磨死人的小妖精啊,雪儿!」子轩边擦着他刚射完他精元的  
肉棒,边对雪儿笑谑道。  
「讨厌啦,还不都是你们要人家做的!」雪儿娇喘着轻声说道。  
「我们叫你秀高潮给我们看而已嘛,又没叫你诱惑人家。你说你为什幺用你  
的小舌头舔你的手指啊?」龙冶心有不甘的向雪儿抗议道,因为正是雪儿的这个  
动作才让他忍不住射了出来的。  
「嘻嘻,谁让你们捉弄人家嘛,那我只好来个大家同乐啦,总不能只让我一  
个人享乐,而让你们两个慾火焚身吧!嘻嘻∼」雪儿笑嘻嘻的对龙冶说着,一点  
也不在意他伪装出来的怒容。  
「是吗?这幺说我还要感谢你了哦∼」龙冶无奈的摊手道。  
「嘻嘻,不客气啦!」雪儿还是不怕死活的挑衅着龙冶。  
「那为了答谢你的厚爱,我帮你沖凉吧,你看你把自己弄得这幺髒。嘿嘿」  
龙冶又露出了那整人的表情。  
「啊?你会这幺好心?还不是要乘机吃人家豆腐!我不信。」  
「不会啦,说好你没承认喝醉之前我是不会碰你的嘛。大丈夫自然是言而有  
信的!我真的只是帮你沖乾净身体而已。」说完,龙冶就走过去抱起摊在沙发上  
的雪儿。  
「好吧,姑且再信你一次。」雪儿说着便任由龙冶抱着她走向浴室。却没发  
现龙冶正回头对萧子轩露出一副「你等着瞧好戏」的暧昧表情……

(四)  
龙冶把雪儿抱进了浴室,一边打开淋浴头;一边扶着她在浴缸边坐好。等水  
温调好之后,龙冶就把雪儿放进了浴缸里,跟着拿起淋浴头开始帮她沖洗。  
「哇!你搞什幺啊,阿冶。」只听雪儿对着龙冶不满的叫道:「你怎幺都不  
帮人家把衣服脱下来再洗啊,你看,人家的衣服都被你弄湿啦!」  
「我觉得这样很好啊,很养眼耶!嘿嘿∼」龙冶笑谑着对雪儿说道:「谁让  
你刚刚那幺调皮,我现在只是给你点小小的惩罚而已啊!」龙冶一边说着,一双  
手也不停的在雪儿的大腿和私处游走,还美其名曰为「帮她沖洗」。  
「哼,就知道你没那幺好心!不要再吃人家豆腐啦,人家不要洗啦!衣服贴  
在身上好难受哦!」雪儿说完就要站起身,不想洗了。  
「好、好、好!我们雪儿小姐说不洗那就不洗!」龙冶邪笑着抱起那嘟着小  
嘴,一脸不爽的雪儿。  
「喂,喂,你不帮人家擦乾身体啊,这样湿嗒嗒的很不舒服耶!」雪儿又发  
出了不满的抗议。  
「你不觉得现在的你更性感,更能让男人血脉贲张吗!嘿嘿∼」龙冶一边说  
着,一边把浑身湿透的雪儿抱回玩牌时坐的沙发上。  
由于沖了水却没擦身,雪儿那件淡紫色的薄纱衣,此时已经完全贴在了她那  
凹凸有緻的娇躯上。两个雪白丰满的乳房在湿透的薄纱笼罩下,好像变得更加透  
明和柔软,让人忍不住想将之握在手中,好好把玩。  
  
随着雪儿的呼吸,胸前双峰的上下起伏,湿透的纱衣也在不停的摩擦着双峰  
上那两粒粉嫩的乳头。在不断的刺激之下,这两颗粉嫩的乳头已经变得坚挺,突  
起在湿透的纱衣上了。  
萧子轩此时眼中看见的正是被龙冶抱在怀里,全身湿淋淋,却又无比诱人的  
雪儿。只见她精緻白净的小脸上,几绺被水浸湿的深紫色秀髮正贴在脸颊两侧,  
让她清纯的外貌上同时又透出几许勾人的邪媚。而玲珑有緻的娇躯上则是那两件  
不但挡不住春色,还让她显得更加性感诱人的湿纱衣和丁字裤。  
「子轩,阿冶好坏啊,又欺负人家,把人家弄得像落汤鸡似的。」雪儿一出  
了浴室,就开始向萧子轩告状,道出龙冶的「恶行」。  
刚把雪儿放在沙发上的龙冶听完也不以为意,反而得意的向身后的兄弟眨了  
一眼,好像在说「怎幺样,不错吧!」,然后笑这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萧子轩看完龙冶的那个表情,心领神会,邪笑着对雪儿说:「没关係啦,反  
正是夏天嘛,又不会感冒,还能给你『降降温』呢,嘿嘿∼」  
「哼,说不过你们,我要先换衣服啦,然后再继续玩,你们先洗牌吧。」说  
完就要起身。  
「雪儿,你换衣服就一定会脱光,到时候我兄弟二人一看见你的裸体,肯定  
会忍不住扑上去的哦!这可是你引诱我们,可不是我们说话不算数哦!」萧子轩  
笑着「好心」的要提醒雪儿。  
「呵呵,她要换就让她换嘛,反正玩了这幺久,我看她也快醉了!大家不如  
早点休息吧,嘿嘿∼」龙冶也在一旁煽风点火。  
「臭阿冶,臭子轩!不换总行了吧!」雪儿听完两人的一唱一和,只得不甘  
心的又坐了下来。因为她觉得能让她想做爱的感觉和气氛还不够,所以才一拖再  
拖的迟迟不让两人抱她上床。  
毕竟她们是今晚刚刚认识,虽说她不介意和他们发生一夜情,但也不代表她  
能接受进了房、关上门就脱衣上床的戏码。她需要的是能先点燃自己心里的激情  
和肉体上慾望的前戏,然后才能有下一步的发展。所以她选择一边用玩「游戏」  
来和两人培养情趣,一边用酒精来麻醉自己的理智和点燃自己的激情。  
「嘻嘻,既然不换了,那我们就再开始玩吧!如果这盘是我们输了,那我们  
任你处置;如果不巧又是雪儿你输了话,那就要连喝五杯,然后再做一件大冒险  
的事,怎幺样?」龙冶又开始给雪儿出难题了,看来他是等不及了,想让雪儿一  
盘就喝醉。  
「随便啦,你们说怎样就怎样好了。」雪儿毫无所谓的说道。  
「如果雪儿又输了,那这盘可就是最后一盘了哦!连喝五杯伏特加可不是好  
玩的哦。虽然加了芬达,但40度的酒精浓度可不是假的哦,你还是会醉的!」  
「醉了你们不就能得偿所愿了!」雪儿又是幽怨,又是娇媚的朝两人瞟了一  
眼。  
此时,龙冶已经把做过了手脚的牌,给每人发了一张,然后拿起自己的牌看  
了一眼,就亮在了桌上。跟着萧子轩也笑着把他的牌亮在了桌上。  
雪儿看到两人亮的牌,知道自己这局又输了。一张俏脸也不禁由白转红,又  
透出了几许娇羞的红晕。  
萧子轩看到雪儿的表情,就知道龙冶又得逞了。跟着拿起酒瓶开始帮雪儿倒  
酒。嘴里还说道:「雪儿,你又输了哦,喝完这五杯,这盘可就真的变成最后一  
盘了啊!就是不知道龙大少爷想到了什幺冒险的点子让你去做啊,嘿嘿∼」  
雪儿把罚酒一杯、一杯的喝完之后,已经头晕得好像连坐都坐不稳了,一张  
粉脸也红得娇艳欲滴。她强抬起感觉越来越重的小脑袋,半睁着一双美目,看向  
坐在对面,好像低头沉思着的龙冶。她在等他的题目!  
「雪儿,你知道这家酒店晚上值勤的服务生是男还是女吗?」龙冶忽然抬起  
头问道。  
雪儿听着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虽然诧异,但还是回答道:「知道,都是男  
生。我昨天晚上饿了,叫他们送东西上来时就知道了。」  
「嘻嘻,这样最好。」然后龙冶就走到雪儿身边,低下头趴在她耳边轻轻的  
说道:「这次的大冒险就是要你……」说完又看了下已经一脸错愕表情的雪儿,  
然后笑着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萧子轩虽然没听到他在雪儿耳边说些什幺,但一看自己兄弟的那副笑容,就  
知道他肯定又出了道难题给雪儿做。心里不禁跟着开始想像,想雪儿等下会做出  
什幺事来。  
好像龙冶的话已经慢慢被雪儿消化了,错愕的表情也开始被兴奋和娇羞所取  
代。她跟着站起身,脚步不稳的走向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内线电话,按了几个  
号码。  
「你好,服务台,请问有什幺需要?」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位年轻的英国男子  
的说话声。  
「我的浴巾髒了,请帮我换一条,我在422号房。」雪儿用英语回答完,  
就挂上了电话。  
「嘻嘻,兄弟,有好戏要看了哦,我们还是先走开一下吧。」龙冶在雪儿挂  
断电话之后,暧昧的笑着对萧子轩说道。  
「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你说怎样就怎样吧。」萧子轩无奈的回答道。  
「那我们先进浴室呆一下吧。」龙冶说完,就拉着萧子轩向浴室走去。  
就在他们刚进到浴室的时候,房间的门铃声就响起了。雪儿忙走过去準备开  
门。她先透过门镜向外看了一眼,见到外面的是一个难服务生,才把门打开。  
「小姐,您要的浴巾。」男服务生先是低头微微的行了个礼,然后才抬起头  
恭敬的把摺好的浴巾递向雪儿。  
他这一抬头,才发现面前站着的是怎样一个性感诱人的尤物。他呆呆的望着  
他面前的女人。  
她好像刚洗完澡却为了开门而来不及擦身似的,薄薄的纱衣紧贴在那比鬼妹  
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好身材上,下身那条火辣的小丁字裤则更是让人浮想翩翩。但  
让他不明白的是为什幺她要穿着衣服洗澡。不过这好像并不重要,因为她那透明  
的贴身衣能更让人兴奋和冲动。  
男服务生看着想着,只觉得自己的下体好像有了反应。甦醒了的肉棒如正在  
伸懒腰似的挺了起来。  
雪儿看着眼前这位从开门到现在,一直盯着自己瞧的男服务生,不禁觉得好  
笑。「我一个人喝得有点醉了,所以想沖个凉让自己能清醒点,可沖完才看见浴  
巾是髒的,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谢谢了!」雪儿一边故意用那柔媚得能腻死人  
的声音说着,一边往前走了两步,想接过他手中的浴巾。  
男服务生听到雪儿说话,才回过神来,收回那一直停在雪儿双峰上,放肆的  
目光。跟着脸上一红,略感尴尬的说道:「不用客气。应该的!」  
雪儿笑了笑,刚想接过浴巾,身子却像站不稳似的晃了晃,跟着,娇躯就向  
旁边倒了下去。  
眼看着美女就要摔倒在地,男服务生马上放下浴巾,右手从后面搂住雪儿的  
纤腰,左手从前面搂在雪儿的右肋下,就将站立不稳的雪儿搂在了怀里。雪儿被  
搂住之后,嘤咛一声,顺势侧身将两条玉臂缠在了他的脖子上。  
此时,男服务生只觉得软玉温香抱满怀。雪儿那丰满的左乳紧紧的贴在自己  
的身上,而她那小手也有意无意的垂到了自己的胯间。  
男服务生好像感受到了雪儿的热情,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搂着雪儿纤腰的  
左手开始在雪儿挺翘的臀部上揉抓;左手也从雪儿的右肋下游移到了雪儿的右乳  
上,开始上下揉撮。  
那不能被他一手掌握的丰乳,在他的揉撮下,不停的变换着形状。而雪儿也  
好似被他揉弄的麻痒不已,小嘴中已经开始发出了呻吟。  
男服务生听着雪儿那销魂的呻吟声,只觉得全身都热了起来,胯下的肉棒好  
象也越来越胀。雪儿似乎也感觉到了手下肉棒的变化,便隔着製服裤轻轻的抚摸  
起来。  
「啊∼」受到雪儿玉手爱抚的刺激,男服务生忍不住兴奋的低吟了一声。然  
后,他转过身,正对着雪儿,这次换右手从后面伸到雪儿的右乳下。他右臂用力  
一压,就让雪儿的娇躯和自己贴在了一起。  
此时,他胯下的肉棒正紧紧的顶着雪儿的私处,还不停的上下摩擦着。他的  
左手也开始向雪儿的那颗小阴蒂进攻,又揉又捏,极尽挑逗之能事。左手也开始  
揉弄着那早已挺立的粉嫩乳头。  
雪儿被他揉捏的浑身又酥又麻,快感不断,两腿也开始发软,全靠他的右臂  
支撑住身体,否则早就要瘫软在地。  
  
「嗯……哦……」雪儿已经被他撩得情慾高涨,全身发热,小穴里也开始有  
爱液流出,嘴里更是发出了一声声无力的娇吟。  
男服务生看着雪儿那如癡如醉的诱人表情,耳朵里听着由她那小嘴里轻吐出  
来的娇吟,不禁变得更加兴奋,再也忍不住体内的慾火,直接就抱起雪儿向那张  
大床走去。  
把雪儿轻放在床上之后,男服务生立刻脱去那已经被雪儿湿衣浸得半湿的製  
服,然后也帮雪儿脱掉了那件湿衣和那条小丁字裤。望着床上那令所有男人都想  
犯罪的胴体,男服务生眼中射出浓浓的慾火,再也等不及的他,马上伸手去解开  
裤子……

(五)  
「雪儿,浴巾还没送过来吗?」此时,浴室里刚好传出龙冶用英语向雪儿问  
话的声音。  
男服务生做梦也没想到,在这诱人的美女房间里,除了自己竟然还有其他的  
男人。龙冶的声音直如一盆冷水倒下,顿时浇熄了他体内的慾火。  
他惊慌的想拿起地上的衣服穿好,一低头间,却发现躺在床上的雪儿此时正  
对他露出一种戏谑的表情。  
他脸一红,马上拿起衣服,一声不响的开门就跑了出去。  
「哇,跑得这幺快哦,嘻嘻!」雪儿望着慢慢合上的房门,不在意自己全裸  
着,就从床上坐起来,咯咯的笑着说道。  
而此时,隐身在浴室里的两个男人也笑着走了出来。  
「哈哈,这幺好色,活该被耍啦!」萧子轩一边大笑着,一边向坐在床上的  
雪儿走去。  
「呵呵,看到雪儿,还能不好色的男人,可就不是男人了啊!」龙冶一边走  
过来,一边还不忘记奉承下雪儿。谁让这出让雪儿献身的戏码,完全是出自他的  
导演呢!他可不想等下因为这件事,而让雪儿不理自己,所以赶紧说些好听的话  
来哄哄她。  
他刚才给雪儿出的冒险题目就是,让雪儿牺牲色相来勾引男服务生。而等男  
服务生慾火焚身想要做的时候,他在故意出声「吓跑」人家。  
刚才在浴室里,他和萧子轩也一直躲在门边偷窥,所以当男服务生要脱裤子  
时,他才出声阻止。时间上配合的是刚刚好。那可怜的男服务生,应该怎幺也想  
不到,送条浴巾会送出「内伤」来吧。呵呵∼  
「阿冶最坏了,老是想出这些坏招来欺负人家!」雪儿向龙冶娇嗔道。  
「那现在让龙哥哥和子轩哥哥两个人来好好补偿你好不好呢,嘿嘿∼」龙冶  
说完,向萧子轩望了一眼,两个男人就动作一緻的笑着把身上最后的障碍除掉。  
雪儿听完龙冶的话,知道他们已经等不了了。而自己刚刚被那男服务生也爱  
抚的全身麻痒,爱液直流,小穴里也是一阵空蕩蕩又麻痒痒的感觉,正需要男人  
粗大的肉棒来填充。所以也就不介意两人脱衣上床,心里甚至还希望他们能快一  
点来「爱怜」自己呢。  
两人见雪儿没出声反对,知道她已经默许了。刚才在浴室门口偷窥时,两人  
看见雪儿被另一个男人挑逗和爱抚,自己的小弟弟就已经开始兴奋得挺起了。现  
在又得到了雪儿上床的邀请,两根除去束缚的肉棒更是「昂首挺立」的进入了备  
战状态。  
雪儿望着这两根又粗又长、已经胀得通红的大家伙,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好像  
开始在发热变烫,小穴里也又开始有爱液流出了。  
终于等到这一刻的两个男人,看着雪儿胸前微微颤抖的双峰,和修长紧闭的  
双腿间那诱人的神秘地带,忍不住低吼一声

 牢记此站,不怕找不到x站 久久爱在免费线看观看,男人和女人做人爱,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体验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